keiyu13bl

锤基盾冬一生推 SD瓶邪十不悔 EC拔杯常徘徊 AM福华快回来 欧美日漫来者不拒

枪械图鉴 (夕阳红无差 513后续 虐)

终于鼓起勇气看完了s5 再看到这篇又是泣不成声 永远的RF QAQ

凌矶冰:

脑洞解释&备注:513后续。题记来自@木言不言的微博,梗来源于和@岁岁亲睦的对话,我说Harold在这之后会一辈子忘不了John吧。她就提醒了我还有阿兹海默这回事儿…我就觉得那样Harold也不会忘掉的,如果在这一切之后,Harold Finch依然想要记得呢?作为一个不HE会死的人,居然于是就有了这篇虐,我自己就被虐哭了_(:зゝ∠)_ 于是我自己又脑补了一个重生AU来HE…本文特别注明:Grace在意大利怀念Harold的期间碰到了一位好男人。以下正文,非常谢谢你们的阅读&留言,答应我自己去糖楼或者Handcuff那篇转转,不要寄刀片给我好吗


题记:


你死了,我会继续活着。


你现下受得每一分苦楚,都是我给你的。


而这每一份苦楚,我都亲眼见过,牢牢记着。


从今往后,日日记住,夜夜梦见。


愿我余生每一日,日日活着受煎熬。


                                              ——《活受罪》


 


 


Grace在意大利游学时候碰上了一位好男人,他对Grace非常好。Harold在公园见到Grace的时候,多么希望走上去呼唤她名字的能是自己。但他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她的未婚夫拥抱她,献上亲吻,用他们的爱意让过往的风都温暖起来。


Harold Finch依然默默守候Grace,只不过这一次他选择了更远的距离,不去打扰这对美满的夫妻。 


他经常想起John Reese,但他选择告诉他自己,他并没有沉浸在悲伤的回忆里。Harold Finch要高高兴兴地活下去,John用命换来的每一天,他都要开开心心地活下去。 


后来听到消息后的Harold在婴儿房外面晃了几圈儿,终于还是没忍住走过去看了一眼。Grace的生命的延续,Grace的爱意的结晶,多么值得祝福和赞美。就当是告别吧,这之后他会作为Universal Heritage Insurance的保险商永远地远程帮助这一家人,不会再冒着被他们发现的风险守在这里。 


他听见身后传来Grace的声音“看他,他就像一个小天使。” “他确实是,亲爱的。” 


Harold微笑,打算转身离开,却被另一句话钉在了原地。 


”我想叫他John。“ 


”为什么?”抱着她的男子有些不解,小心翼翼地问道,“我以为…我以为你想纪念…” 


“我不介意你提起他,亲爱的。我是很想纪念Harold。但我想用另一种方式。几年前有一次我被绑架了,对方似乎是想找Harold生前留下的东西。”她安抚性质地拍拍身后男人收紧的手臂,继续说道“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运气还算不错,我是说杂志的封面画,总是有人在我画完一幅之后就约我的画稿。直到那次,我终于肯定我有一个守护天使。“ 


”John?听起来确实是位天使的名字啊。” 


“是的。他肯定认识Harold,所以才会那么努力地来救我。但是我问他的时候,你知道他说什么?” 


男人静静地等着Grace公布答案。 


”All I know is you love him and he loved you back.(我知道的一切就是,你爱他,他也爱你。”) 


John知道的一切…Harold痛苦地闭上眼睛,下意识地逃避现实中的一切。但是他看见了许多的幻象。他仿佛看见John在海边看日落的时候,在湖边看鸟类停泊在水面上的时候,一遍遍地在心里默念“John Reese知道的一切就是Grace爱Harold,Harold也爱Grace。”而Harold知道这句话后面的意思是什么,John Reese所做的事情就是保护他们不受伤害,在那之后彻底消失,不留痕迹。 


没有人能理解此时的他有多痛。 


Harold Finch听见Grace走向远处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回声。“他来过我住的地方一次,以警察调查的名义。我后来查到了他,Detective John Riley。 He dies a hero 。” 


Harold Finch以为他会因为心痛倒下,但他没有。他想起来在新罗歇尔的医院失魂落魄走出去的Reese的身影,这一次他不想告诉自己,他没有在想他。


 


——————————————————————


 


他从没像现在这样,这么痛恨自己总是活下来。幸存者的愧疚感,他又一次想到。重新评估自己之前作出的选择,是的,一直都是。如果他能够早点儿突破那条界线... 


他又找了一座图书馆。作为新的任务基地。他开始承认自己在想念着一个人。 


开始的那段儿时间,他只是在给Ms. Shaw和Detective Fusco提供技术支持的时候,时不时的看见John在旁边。在看见书架和煎绿茶纸杯的时候他就会感到刺痛,想起来John一大早上从远处拿着煎绿茶走过来,得意地冲他微笑;想起来他帮他擦擦书架,笑着说“我想讨好一下老板”,笑容的背后往往藏着无数个打听隐私的小问题。后来终于有一天,他向两位助手说明自己要移动办公,以更好地进行技术支持工作的名义。他以从图书馆搬到了各个安全屋居住。他不怎么固定在一个地方,不留下私人的任何痕迹,每次走的时候都把所有东西处理掉,恢复成安全屋最开始的样子。他随着号码的生活区域不停地改变变动生活的地点,Sameen和Lionel或许发现了什么,但是他们只是帮着他清理东西。


 


Bear走的那一年他终于觉得自己老了。他一边想着Mr.Reese终于要回了他的狗,把这么多年给Bear洗完澡擦干的活儿揽了过去,一边打理手上的资源,将号码相关的一切事务都全权交给了Sameen。退休的他放弃了抵抗,改用所有的时间去怀念John。他搬到了810 Baxter Street,带过去的只有一本《理智与情感》。 


理智与情感…Grace教他分开理智与情感,他的理智让他用尽毕生的爱意将她推开,用以保护她的安全。John则是彻底让他混淆了理智和情感,哪怕理智上他知道自己活下去地最好的方法就是淡忘这一切,但是既然他已经骗了自己这么久,尝试了这么久,也办不到像他期望的那样活,那就找点事情做吧,不要将来见着他的时候——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被他埋怨什么也没做成。 


所以他经常长时间看着楼下下棋的姓韩的老先生,没有了John,他似乎也寂寞了不少。后来他经常替他陪着老先生下棋,他知道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忘掉这一切,但是他不想忘记。他们所拥有的时间已经那么少了,他能用来怀念的日子也不多,他怎么敢忘记。 


他会在衣柜里面看见枪械的时候继续感受到刺痛,但是他想他有点儿变得习惯了。偶尔他看着衣柜里面他的三件套和对方留下来的各类枪械并排放在一起,莫名地因为这份儿和谐感觉到一丝满足和幸福。哦,那堆枪械。想要让它们维持光洁如新真的非常不容易——他很早之前就为此特意买了一本枪械图鉴,用以学习如何擦枪。他父亲不懂鸟类的任何知识,为了Harold去学习。他本人不懂枪械的任何知识,为了他学了两次。 


第一次是…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呢,Harold突然发现自己想不起来那第一次是什么,他开始疯狂地寻找自己的笔记——那是他为了留下自己的记忆,在落地窗前面就着日光写的。对了,第一次是John在监狱里,自己想去劫狱的时候。


 


后来老韩头也去了,他也感觉到自己的思维逐渐变得混沌了起来。有一天早上他醒过来,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员工的房子里面住着,John又去了哪儿。在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后还好他想起来了一切。他躺在床上又想了想,将枕头下的枪械图鉴取出来,摩挲着书皮儿给Shaw打了个电话——他告诉对方将他送到和自己父亲同一家的养老院里面去。他看了看书,想着现在它有了新的用处。


 


后来他又打了个电话,订做了九种枪的缩小比例复制模型,拜托Shaw一并送到他要去的养老院。


 


 


 


养老院来了一位看上去古怪但其实很温和的的老绅士,很有钱,但是对枪有一种特别的执着。有时候会不停的给你介绍固定类别的九种枪。总会是那九种。有时候他不记得自己的名字,顺序也都不太一样,但是他还是会絮絮叨叨地念叨这九种枪。很多人来看他,很多人会跟他说说别的。也有一部分人会听他说那九种枪的名字,但是在听完后就会保持长久的沉默。 


最开始的时候顺序总是变换的,好像这背后有什么奇异的算法一样,后来被说出的顺序逐渐变得有规律了起来——7天就换一次顺序,而且每七天都一样。再到后来,顺序就一直不变了。但不论如何,他从不重复任何一种枪的名字,也从不漏掉。不论他当时是否清醒,或者是否记得他自己的名字。


 


有那么一天,Harold Finch醒来意识到自己的时间已经到了。他试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带着最后一天还好所有东西都回到脑子里面的安慰,他打电话给了Shaw。


九种枪的名字。这一次他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说出来的。 


他笑了笑,说了一句“In loving memory” ,就闭上双眼,脸上带着微笑走了。


 


 


Finch走的时候是含笑的,Shaw想着天上那位应该还算满意吧。 


“那九种枪和他总是不离手的枪械图鉴…有什么意义么?“一个小护士走过来问正在收拾东西的Shaw。 


她左手拿着的包里面放着那几种枪的缩小模型,Finch怕吓到别人,之前嘱咐过她要在他走后第一时间收好。 


她用右手把Finch写满字迹的图鉴扔进包里,她不需要盯着它们就能报出那都是什么,在听第一遍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一切的含义。


 


Jericho 941 RPSL Semi-Compact“ 


”MOistnugget“


Honeybadger “


Nemo Recon 300 WinMag”


 


Ranger“


”WinchEsterModel 70 “


”DefendEr 89 spur trigger


SIG-Sauer P226“


“BushmastEr QRC ORC .223/5.56”


 


他想一直记着他的名字。


 


In loving memory of… JOHN REESE.



-The End -


 
_____
 


Notes:


1. 本来想着找所有剧里用过的枪械,后来发现要想满足密码太难了。所以我尽量选了觉得John会用的, 我一个几乎不懂枪的人,数字母数了一个半小时。如果是Finch,大概早就编程找好了吧。顺带,宅总只需要记住每种枪第一个词汇就好,我觉得他自己也会担心记不住吧...之所以口径什么也都报出来了,是因为剧里Shaw和John就是这么说话的...参见S4E06 Pretenders的“Barret XM109“


2. 我觉得Finch想让知道的人看出来,又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所以最开始他用排列组合打乱顺序,后来9天打乱一次,后来发现又记不住了就7天一换顺序。到最后他就不换顺序了,第一怕自己记不住,第二知道,不知道的人只会以为他是因为阿兹海默产生的连带症状,不会细想。 


3. 谨防我没写明白,辅音字母是每种枪的第一个字母,元音字母就是念出来顺序所在的位置。 


4.配图来自S3E12。谢微博上小伙伴 @南瓜灯博士Share 重刷我才看见的。


我自己也要去隔壁楼缓一下...


 


↓传说中的自己脑补甜回来的AU Harold重生梗


A handcuff to bind my life to yours ( 513后续 甜&HE )


 

我不要被剧透QAQ

poi这一季因为毕业都还攒着没看 我是不是该屏蔽poi相关的一切QAQ

hhhhhhhhhhhh 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染黑兔子:

Marvel幼儿园,全员三岁半系列

p1猎鹰小朋友表示报告老湿隔壁床罗大盾午睡不按时睡觉放了一中午的闪光弹本宝宝还睡个麻痹哟

p3三岁半的内战!好像只有个别小朋友是认真的,其他小朋友表示打内战不如吃果果、打内战不如早恋、打内战不如上天……

p5爱笑的老师最可亲!

以及长胡子的小朋友的胡子是画上去的才不是过早发育呢胡子也不是本体什么的呢哼_(:з」∠)_                            

x-man 天启观后感 全程ec滤镜

cp滤镜之x-man天启剧情概述
内涵大量剧透^o^



打铁工人老万在炼钢厂里工作做了好事还被人欺负
遂决定跟随看似很有前途的天启老大混山寨
结果与貌美如花的前妻富家公子小查视频时遭老大天启窥屏
天启垂涎老万前妻美貌
毁了豪宅将小查掳回寨子当压寨夫人
老万刚进寨子还没确立地位正怂不敢说不
小查奋力抵抗掉光了头发
老万发现天启数度试图占有小查身体后终于恶从胆边生
用钢筋摆了小查姓氏X求复合
为了表示诚意和小查收养的小孩们一起干掉了老大天启还亲手重建了豪宅
奈何小查秀发已失
两人的儿子小银还被天启打折了腿
老万怕被骂
留下一句听候老婆大人差遣后还是灰溜溜的跑了…

以上就是ec滤镜后的剧情梗概 2333333

小快银好帅!配乐依旧棒!
大表姐依旧是我的最爱!
小琴演员选的不错~
小scott有的角度和我大scott好像!!!
狼叔就为了出场那几分钟健身半年想想也是23333333

[盾冬] 如何让猎鹰自愿撕掉驾照

枫糖浆:

※闲得无聊写着玩儿的脑洞,发完就跑。小短篇。小甜饼。抱紧猎鹰系列【×
※结尾那句有病的话是我刀友说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深夜静悄悄,再也不想凌晨两点以后发文了困得我差点砸在键盘上【×
————————————


1.


  Sam的驾龄很长,他在刚过允许年龄时就把驾照给考了。他是个老司机。如果一定要这么叫他的话。


  曾经他在军队的时候,还强行被要求去考个空中驾驶执照,就因为他的制服能上天。而官方让他考的飞行执照并不在他的领域范围内,他考了三次没考过,差点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顺手炸了那个考点。


  最后官方批给他一个特殊的驾驶执照,执照设计敷衍了事,Sam一度怀疑这是官方从技术糟透了的办假证小作坊里花三美元给他搞的。


  他还考过了船只的驾驶证,就因为一次带着赌约的拼酒比赛。


  总的来说,Sam是个精通(请别反驳他)海陆空驾驶技术的司机。对,司机。


  而且他有点拒绝和Bucky共坐一车,有Steve在更不行。


2.


  那是Sam埋在内心深处的阴影。他还记得那是个白天,太阳很暖天气很好,他被Steve和Natasha找上门,然后被邀请去干件大事。他帮助Steve和Natasha绑架了Hydra安排在S.H.I.L.D的卧底,这一切实在太顺利了,顺利到他恨不得在车上放起音乐,甚至还想在车道上飙车。


  紧接着,在他对自己的能力找回了自信之后,一个人就爬到了自己的车顶。


  他甩不掉这个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里的方向盘被打穿玻璃的金属手臂捞走,自己却无能为力。这简直是灾难,他在马路上翻滚了好几圈。


  那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的驾驶技术产生了怀疑。


  更别提后来那个可怕的Winter Soldier扯掉了他的翅膀。他空中驾驶技术也被质疑了。


  噢我还能做什么呢,那个该死的三美元的假证。


  


3.


  他拒绝Bucky和他在一辆车上,更拒绝Bucky坐在他开的车里。虽然Steve百般强调这是Bucky我的男朋友不是那个扯你方向盘的Winer Soldier了,但Sam还是拒绝。


  他不忍心回想起那次被抢走方向盘扯掉翅膀的被支配的恐惧了。


  所以他面对Bucky让他往前挪一挪的请求,说了“不”。


4.


  Sam真的讨厌开车。


  但在瓦坎达,他自从每天闲到把制服重新上了漆,给红翼讲睡前故事后,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重操旧业。


  Bucky已经醒了,他没能看到那一幕,因为T'challa把那个冷冻仓所在的小房间清空了,只留下Steve和冷冻仓里准备苏醒的Bucky。


  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当然不知道Bucky是被Steve抱出那个房间的,在距离Bucky苏醒恢复正常体能的四个小时后。


  他也肯定没看到Bucky脸上可疑的红晕,还有白色背心遮挡住的胸口处隐约的红痕。


  “瓦坎达的蚊子真多。”Steve抱着Bucky,严肃地对闻讯而来探望的众人解释。


  “对啊,真多。”众人看着Bucky不好意思到快要埋在Steve怀里的脑袋,还有那红痕,点点头,“尤其是这间屋子,一定有蚊子窝。国王连驱蚊药都不肯给。”


  刚刚处理完政务赶过来的T'challa,恰巧听到众人对他的指责,一脸问号。


5.


  Sam是Steve的好朋友,这个地位他一度以为会受到Bucky的挑战,可自从Bucky升级为Steve的男朋友后,这个位置就让Sam稳稳地接手了。


  Steve经常带着Bucky出门,有时去的距离远了,他又不想开车,就只好带着闲的都要给红翼写情诗的Sam。


  现在的Steve,生活的重心就是尽可能多的陪伴Bucky。


  后视镜是个极好的视角。


  Sam发誓他真的不想参与这对情侣的日常生活,一点也不。


  可他俩实在是让人太难忽视了。


  Bucky的手和Steve交握,十指相扣。Steve会温柔地凑过去让Bucky倚着他,他们两个紧紧相偎着,Bucky自然而然地就把脑袋搁在了Steve的肩膀上。


  “想吃什么,Bucky?”Steve一脸深情地吻Bucky的头发,“你都瘦了。”


  他一点都不瘦!他都二百磅了!坐在前排驾驶座上的Sam内心怒吼。


  “等会儿再吃饭。”Bucky撇撇嘴,“先去买衣服,昨天我最后一件T恤被你扯烂了,我还是不明白你到底急得什么,我又不是不会自己脱。这导致我今天不得不穿你的衣服出门,太不合身了。”


  “呃。”Steve看起来有点尴尬,他摸了摸鼻子,表情还是微笑着的,“那个T恤质量不太好。”


  “无论什么质量,你都会扯烂。”Bucky翻了个白眼,“下车后我要先去买瓶水,昨晚你真是个小混球,我嗓子都哑了。”


  Holy shit。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Sam选择性的开启了静音模式。


6.


  可能是相处时间长了,而且Bucky也逐渐融入了集体,Steve也放下了美国队长的那堆责任,于是他俩开始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地点大多就在Sam的车里。


  比如现在。


  Steve和Sam倚着车聊天。


  Steve在等Bucky,Sam在等Steve等的Bucky。


  Bucky看来没睡醒,他打着哈欠,松松垮垮的外套披在身上,睡眼惺忪,走路都不稳当。Bucky的头发乱糟糟的,他边走边揉眼睛。


  “早,Bucky。”Steve打招呼。


  “早。”Bucky不耐烦地回应,他撇着嘴角,像只有起床气的猫。


  “你今天真好看。”Steve温柔地拉过Bucky,吻了吻他的额头,然后给他系外套的扣子。Bucky蹭过去,手扯着Steve的衣角,轻轻地枕在Steve的肩膀上,闭上眼睛像是在补觉,整个动作就像一个没有完成彻底的拥抱。Steve低头给他系那排扣子,扣子钻进扣眼,契合完美,就像他和Bucky一样。Steve的嘴角愉悦的勾起来。


  当Steve系完最后一个扣子的时候,Bucky扯着衣角的手会碰触一下Steve的手背,然后慢慢沿着手臂线条上滑,直到Steve的唇与他的相触。


  Bucky用舌尖勾画着Steve的唇形,清早的吻总是缱绻又缠绵,就像品尝一杯蜜酒。


  “你起床的时候没有吻我。”一吻结束后Bucky舔舔唇,说。


  “我吻了。”Steve无奈地摊手,“你睡得很沉。”


  “我不在乎。”Bucky钻进了车里,“你就是没吻我。”


  此时的Sam已经坐到了驾驶座上,他思索良久后,拿出了新领的瓦坎达驾驶证,抚摸了一下上面烫金的痕迹,感到非常寂寞。


  他真的不想知道也不想了解“你早上有没有吻我”这个问题。


7.


  Bucky的新手臂还在研制中,T'challa想用振金给他做个性能极高且操作方便的手臂,所以Bucky的左臂还是空的。


  他有点不太适应左边忽然少了一条手臂的现实。感觉走路都会倾斜。


  重点是有时候他会不由自主地认为那条手臂还在,但又无法移动。会既麻又酸。


  Steve和他拥抱的时候抱得非常紧,另一只手直接从Bucky的左侧穿过紧紧拥着,Bucky整个人就像窝进了Steve怀里。


  “有点麻。”Bucky说。


  “哪里?”Steve立刻担忧起来。


  “左臂。”Bucky歪歪头,“我总觉得它在。”


  Steve此时坐在Bucky的右侧,闻言将Bucky侧过身,他们在狭窄的后座空间里面对面。Steve手轻抚着Bucky左臂的截断面,在肩膀处有个蜿蜒的疤痕。


  他突然非常难受,心里就像拉起躺在地上断臂的Bucky并且轻松的抱住时,就像看着Bucky再次被冷气覆盖时一样难受。他低下头,手摩挲着那个衔接疤痕,吻了一下。


  Bucky下意识想把Steve推开,他对这个疤痕还是很抵触,这曾经代表着他那段被洗脑被控制的见不得人的过去。他不想让Steve掺和进来,甚至都不想让他知道。


  “我已经知道了,Bucky。”Steve的蓝眼睛看着他,金色的碎发被车窗外的阳光映照的耀眼,“我也已经参与了。我心甘情愿。”


  “你根本不了解我到底都干过什么。”Bucky苦笑着说。


  “那不是你。你的意志是那群混蛋强加给你的。”Steve说,“但只要你想讲,每个字我都愿意听。”


  “Language,队长。”Sam翻了个白眼。


  “能帮我把头发扎起来吗?太热了。”Bucky将绕在手腕上的发绳用牙齿咬下来,叼在嘴里,用手拿住。


  “我的荣幸。”Steve接过发绳,手指梳过Bucky的头发,将发绳缠绕上去,一圈一圈,缠紧扎牢。


  Bucky有的头发太短扎不进去,Steve将他的前额碎发别到了耳后。


  Steve看着Bucky去拨弄自己后面那个小辫子,笑了出来,Bucky有点恼羞成怒地推了他一下,但还是没忍住随着Steve笑起来。


  你们两个年龄加起来要二百岁了,能不能稳重一点儿。Sam心里腹诽,他已经想撕掉驾驶证了。


8.


  Bucky的新手臂安装的非常成功,他度过了那段适应期后,已经可以使用自如了。


  为了庆祝这个事情,Steve破天荒的邀请他们一起去野餐。


  Scott和Sam各开一辆车,Scott负责Wanda和Clint,Sam负责Steve和Bucky。而T'challa表示自己会晚点到。


  对于这个决定Sam几万个拒绝,但他还是不得不冷漠地上了车。  


  Steve和Bucky吵架了,这还是头一遭。


  吵架的原因Sam都不想提,他愿意用十万个白眼来回答。


  Steve对Bucky曾经勾搭过的姑娘们耿耿于怀,而Bucky惊讶于Steve能一口气说出十个姑娘的名姓。


  “你记忆力真不错。”Bucky说,“这些人我都记不清了。”


  “你的关注点就在这里吗?”Steve不太满意,“我的记忆力只对你的事情管用。”


  然后他们就吵起来了。也不能说吵,顶多就是比平时音量高了那么一点点,语气比平时急了那么一点点。


  Steve围绕着“当时的你居然balabalabala”展开论述,而Bucky用“都几十年了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来反驳。


  真热闹。


  Sam看着欢声笑语超过他的Scott的车,无比羡慕。


  真的完全不想听两个快百岁的老人争论他们二十几岁时干的事情啊。烦躁。


  野餐很愉快,他们在瓦坎达的湖边聊的热火朝天,当Sam准备去车里再拿一瓶果酱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车不见了。


  “我的车呢?”Sam问Scott。


  “啊?”Scott循着Sam指的方向看过去,本来停靠在一起的两辆车如今只剩下一辆,“嘿,老兄,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问问Wanda,她刚刚从那边过来。”


  Wanda正在用意念干扰Clint捕鱼,当Sam拍了拍Wanda肩膀,专心致志给Clint搞破坏的她吓了一跳,红色的控制力消失了,伴随着Clint一箭叉中鱼的欢呼声,她懊恼地叹了口气,问:“怎么了,Sam?希望你告诉我的事情能比让Clint钓不上鱼更重要。”


  “我的车呢?Scott让我来问一下你。”Sam说。


  Wanda拍了拍脑袋:“非常抱歉,我刚想起来,队长让我告诉你,他把车借走了,应该停在湖的另一畔。”


  Sam点点头,他坐回草地上,拿起吐司。


  好想吃果酱啊。


  他干吃了一片吐司面包,又喝了口水。


  不行,必须要吃果酱。


  Sam下定决心,他站起来,向湖的另一畔走过去,内心反复提醒自己,拿了果酱就跑,一秒都不留。


  他在湖的另一畔看到了自己的车,他走过去,果酱放在后备箱的篮子里,他现在的工作只需要走到车后,打开后备箱,拿走果酱,吃个美味的吐司。


  可当他走到离后备箱只有几步的距离时,听到一声急促的喘息。


  发生什么了??


  Sam没有继续往前走,他停在原地,通过车窗看到那边有深吻在一起的两个人。


  他用护目镜都能猜出来,紧靠着车身的是Bucky,他的金属手臂在阳光下还反着光。而压在他身上亲吻的就是Steve。他的金发和Bucky的金属手臂简直要闪瞎了。


  “啊……”他听到Bucky轻声叫,“慢点儿……我说慢点儿Steve……好像有人……”


  “这里只有我们。”Steve略微隐忍的声音传来,“你现在还记得那些姑娘们吗?”


  对,这里没有人,我只是一只寂寞的鹰。Sam心想。
  
“我记得……”Bucky被顶撞的破碎的喘息,“但我只爱你……见鬼,我爱了你九十多年了。”


  “我也是。”Steve吻住Bucky的唇,将他的喘息融化在亲吻中。


  Sam内心崩溃。


  他觉得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 


  他甚至都不该开车。


  这件事对Sam造成了最后的一次打击。


  野餐回去后,Sam就把驾驶证撕掉了,还让瓦坎达的国王亲自帮他彻底注销。


  “你真的确定吗?”T'challa问。


  “我早该这么做了。”Sam戴着护目镜,敲了敲护目镜的边沿,说,“说真的,你们应该批量生产这个。”


  “给谁用?”T'challa非常疑惑。


  “给我用,就够了。”Sam耸耸肩。


9. 


  猎鹰Sam Wilson从此再也不开车了,最后他变成了一位清水文作者。


-FIN

鲁伯与树:

我的愿望是世界和平。。。

(大图)

发过一次手一抖误删了。。。蠢哭

花花的盾冬拔杯窝:

UP主:微生灼

连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75879/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675879/

搞笑 队长被家暴原因详解,又感动又欢乐

       特别搞笑,音乐搭配得好,点击率很高了

       循环N遍的视频!

身为重度手残党 这周末竟然鼓起勇气自己画了一双盾冬战靴 (●°u°●)​ 」 我要穿着这双鞋去四刷队3 |( ̄3 ̄)|

西风:

图来自微博以及汤不热

彩蛋中巴基的心理活动状态。真正的刀,从来都是笑中带泪的。



工作人员在给他做最后的准备,巴基向史蒂夫笑了一下。

你可以看见显而易见的疲惫,为了告诉史蒂夫他很好,他特意笑了一下,没有维持几秒,这个笑容就消散了。

这个笑容是不是很眼熟?队1巴基被史蒂夫救回基地,第一次认识到自己不再有能力能保护史蒂夫时的失落,他就是这样笑完要哭的表情。


以及巴基第一次直面佩吉时,都有过类似的笑容,心事重重,强装欢颜。(实在没翻到动图,就这张愣脸你也可以感受下此时巴基内心的懵逼与不快)

时至今日,明显现在他的担心和思虑远远不再似队1那样单纯,他所背负的那些黑暗以及洗不掉的罪责,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是“精疲力竭”。

但他还是给了史蒂夫一个短暂的微笑,试图安抚比他更焦虑的史蒂夫。这是他过去一直在做的事情,即便是动荡后被改变的现在,他仍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他始终保护着史蒂夫,各方面。



这样愣怔与迷茫的巴基,才是真实的巴基,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只是眼神呆滞地看着未知的前方,不知他能去哪,他还能做些什么,他将会怎样,一切都不知道。

巴基内心的不安与愧疚,从来不会用语言表达,可你仍能察觉到他空洞的内心,他下坠的嘴角,展示着他的不高兴,不开心,悲伤,无助,还有早已转化为淡漠的愤怒,这个木讷消沉的巴基坐在这儿,变成了往日里明亮飞扬的反义词,他淡淡说着自己的决定,默默拷问自己的内心,他精疲力竭,寻求安宁,谁也拦不住这个失却所有信心的人走向靠近死亡的抉择,哪怕还有史蒂夫。他真的累极了。



他睡下去就缓缓闭上了眼。

他阖上眼皮的那一刻,像极了临终前终于放下所有负担,扔下所有责任,沉沉睡去,沉浸在永恒的安眠里,再不醒来。

那一刻巴基的心境,或许就是这样的。



然后他的鼻翼耸了耸。

这是深呼吸,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的动作。

这意味着他终于可以安心闭眼,再也没有下一个带血的任务等着他去完成,或者电流通过脑髓的疼痛,只是单纯地好好睡一觉。两年,自他恢复意识以来所有的痛苦,将随着身体的冷冻一起被冰封,他无处安放的灵魂至少有了暂时的归属。

他帮不上史蒂夫的忙,再次造成新的伤害,他内心过不去的坎,以及从未远离的噩梦,满怀愧疚自责的巴基,选择用冷冻来将一切结束。

带着满身的创伤,他松懈下来,吐出最后一口气,沉眠于无梦之境。

本片最大的刀,就是这了。(对bucky粉来说)


然后,史蒂夫看着他睡着。